寂寞的夜

分类: 文摘 | 标签: 他人故事 | 浏览 154

这个故事发生在上海。

星期三晚上,六点钟,我和我公司的两个员工在前往晚餐的路上。一位被我们昵称为“滨崎步”的客户(因为她的长相和这位日本流行偶像像极了),将会加入我们。

这是她第三次来上海。她是一位业务经理,公司位于大阪,因为她曾在上海当过一年的交换学生,所以是公司中唯一会讲中文的人。她大约每一季来拜访我们一次,和我们讨论新产品、销售计划还有合约。

她的公司主要在销售电子产品的配件,是我们的授权厂商之一;她卖的最畅销的产品之一,就是Hello Kitty的iPhone背盖。从下午五点到六点,结束与我的客户经理和日本秘书的会议后,我带她到蓝蛙(Blue Frog),这里有上海法租界最好吃的汉堡之一。

接下来的二个半小时,我们四个只是在闲聊。她第一次来上海,是一个人来,只开了一个一小时的会议就离开了。第二次来上海,她带着她的老板和一位同事,然后我和他们全部的人共享了一顿晚餐。这一次,她没跟老板一起,而且我们公司的人对她来说不再是陌生人,是她第一次来上海可以真正的放松。我们聊起工作、她住在上海还有大阪的经验。

晚餐在九点钟左右结束。因为时间还早,我提议到餐厅对面的星座酒吧(Constellation Bar),这是一间有着令人惊艳的威士忌酒单,所有的服务生都穿着复古的燕尾服,让你想到电视节目“狂人”( Mad ​​Men)中的酒吧。

我的两个同事拒绝了,所以,十分钟后,我和我的客户坐在长长的大理石吧台前,她点了一杯伏特加马丁尼,我的则是VSOP轩尼诗加可乐。酒吧内的灯光很昏暗,对话中,可以不停听到交错的中文、日文和英文。

我们举杯敬对方一杯。她说:你知道吗,自从我上回到这里来,就希望跟你有个一对一的谈话。我只比你年轻一岁,我认为我们可能有很多相同的思想、情绪和疑惑……

我看着她的表情几秒钟后才问:当然,你还好吗?

“总得来说,是吧。这是一个很好的工作,薪水是ok的,我的老板相当不错。我每个月一次在整个亚洲出差。总之,我没有什么好抱怨的。我是一个27岁的业务经理,但我的生活在做些什么?到最后,我终究只是一个业务,我旅游世界各地,说服陌生人买我们的产品,我不是在治疗疾病、或是解开一个科学之谜,这真的是我想要过的生活吗?”

我回答她:

“我们都担心,如果有一天我们消失了,没有什么会改变。我们的公司可以很轻松地再雇用其他人、我们的朋友和家人会流下几滴眼泪,但每一天仍然进行着,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。我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,我们每天努力提升自己、贡献更多,但却没有什么事情是真正重要的,因为我们太渺小了。”

她回我:

“我早上九点进公司,从周一到周五,我到晚上九点才离开办公室。每个星期六休息,然后星期天跟我的朋友们去血拼。”

“然后日子只是不断地重复、重复、重复……”我为她下了结论。

“直到我们的二十多岁即将结束,我们突然结婚、有了孩子。三十年后,我们过去的一切再次重演在我们的孩子身上,为什么?”她接着说。

我只是回她一个微笑。我的手指把玩着我的威士忌酒杯。酒吧内很吵,但是我听不到任何声音,只有她脸上的沉默,想找出刚刚那个问题的答案。

“我还不知道。我开始觉得,也许永远不会有一个清楚的答案。我们永远无法真正准备好迎接人生的每一个阶段。我们只能在事情发生时尽力去接纳它。”

“你常常觉得寂寞吗?”她问。

我迟疑了几秒,之后我轻轻点了点头。

她说:

“我还记得,我第一次感到寂寞,是我17岁的时候。我总是觉得,到了我27岁的时候,这些感觉就会消失了。我现在有一个男朋友,但却于事无补。他是一个艺术家,非常与众不同,所以到最后我除了要应付自己的情绪,还有他的情绪。”

“我大学时,和其他三个室友住在宿舍。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那么一次,我深夜不睡,将近凌晨三点,当其他人都睡着后,听着音乐。我最喜欢的是《卡农》(Canon)的钢琴版。我坐在一片黑暗中,戴着耳机,从窗户望出去是台北的天际线,台北101的灯光在远处闪烁,我只觉得好微小、好微不足道,不知道我在这世界上的位置该是什么。”我说。

“那真是一个很美的画面。”她轻声说、看起来非常疲惫,把头枕在手臂上。“一个年轻男孩,想着他和世界的关系。”

“我当时也觉得,当我年纪渐长,一切都会越来越好。我们会变得更有智慧,更确定我们在生活中代表什么。但是,事实不是这样。每晚睡前,我还是有同样的情绪。只是现在,又加上了工作压力、疲劳的旅途、时差,和其他一百万种新的担忧。事情没有变得更好,只是变得更复杂,以致于我们因为太累而无法再思考更多。有时,当事情真的很糟糕,当我必须把整个办公室的人裁掉,或是要进行一整个星期的谈判会议,我会对自己说,如果我不需要回到家后一个人面对这些该有多好。”

她说:

“几个星期前,我曾想过要辞职。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,今晚很可能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。生命很奇妙,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再见到对方,但一个晚上、在一间酒吧里,一个离家乡遥远的城市中,我们的生命轨道交会了。然后,我们的人生再度各自往前,五年后,我们可能都拥有了自己的家庭。”

我们相视而笑,然后看着空空的酒杯,沉默。今天晚上应该是不会有任何答案了。

大约凌晨一点,我们离开了酒吧。商家多半关门,上海街上空空如也。我们回到她的饭店并互道晚安。这时下起雨来。

“谢谢你。”她带着笑容,轻声说。

“为了什么?我今天晚上没帮到妳任何事情。”

“为了今天晚上的三个小时,这么久以来的第一次,我不再觉得那么困惑、那么寂寞。”

我回她一个微笑。“下次你回到上海,我们还是可以去同一个地方再喝一杯,顾好自己,你会没事的。”


标签: 他人故事


  • blogger



发表评论:


©拾趣笔记 鲁ICP备16008211号
本站属于公益网站,没有盈利内容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,由于出处作者信息无法准确查证
如有侵权请发邮件到QQ邮箱:540035126#qq.com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