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5高校毕业生身陷传销

分类: 文摘 | 标签: 他人故事 | 浏览 405

2011年初夏,正在准备毕业答辩的阿强在一次聚会上,经同学介绍认识了陆梅。长相甜美的陆梅并不像许多同龄人那样世故现实,在聊起未来的人生规划时,她说自己理想中的男友不是有车有房的富二代,而是能够共同奋斗,一起开创未来的人。

当时阿强正跟几名同学在电子商务方面创业,经常加班熬夜,陆梅不仅贴心地打包宵夜来看他,还鼓励他与其找份稳定的工作,不如自己去创业,而且不一定非得留在“北上广”(北京、上海、广州)等大城市,去二三线城市发展也不错。

接触得越多,阿强对陆梅这个温柔懂事的女孩越有好感。相识半个月后,陆梅跟阿强说,她所在的公司派她去湛江考察服装市场,她担心一个人出差不安全,希望他能陪着一起去。

这样的机会,热恋中的阿强当然是求之不得。跟陆梅乘车抵达湛江后,陆梅突然告诉他,刚刚接到公司通知,她临时要先去一趟广西合浦,过两天再回湛江。反正都已经出门,既然陆梅提出需要,他也只好跟随了。候车时,他才看清陆梅手里拿着的是两张去往广西北海的车票。

“那边传销那么厉害,你都敢去啊?”阿强以前从新闻中看到有关北海是传销天堂的报道,不由心头一紧。

“没有直达合浦的车,要先到北海转车啊。”陆梅轻松地一笑,打消了阿强的疑虑。在湛江开往北海的长途车上,阿强觉得身边的这个女孩子,虽然看上去娇小柔弱,却敢一个人到外面闯,真是很干练。

抵达北海已是第二天早上,陆梅带着阿强来到北海凯旋国际商务大酒店顶楼的360°旋转餐厅喝早茶,餐厅里天南海北的口音都能听到,让人感觉这里的外地人很多。之后,他们又去参观了北部湾一号楼盘、看了湖南路等老城区的银行网点,并匆匆在北海银滩公园逛了一圈。

中午吃饭时,陆梅接到一个电话,说下午要去当地拜访一个朋友。到朋友家后,阿强很快发觉有些不对劲,不是说过来做服装生意的吗?怎么聊的都是国家如何建设北部湾经济区、西部大开发什么的。意识到这可能是一场传销骗局,阿强感觉愤怒极了,原来这个女孩子从头到尾都是在骗他,同时他又有些担心,因为新闻中把传销说得那么恐怖,他怕在这边人生地不熟,自己被人身禁锢了——要走也要制定一个周全的计划再走。

“你想想陆梅一个女孩子,她又何尝愿意骗你,她这样邀请你过来其实是用心良苦!”陆梅的朋友在一旁不停地劝说。直到后来加入传销组织,阿强才明白,陆梅的这种做法在行业内被称为“善意的谎言”。在传销体系的逻辑中,谎言居然也分善意和恶意,“用‘谎言’邀约亲朋好友是为了他们不错过一次赚钱的机会,就属于‘善意的谎言’”。

当晚,经过两班业务员轮流洗脑后,阿强回到住处盘算着怎么找机会溜走。陆梅看出他情绪有问题,哄着他到北海老街的一家咖啡店吃饭谈心。朦胧的灯光下,陆梅跟他聊了很多,包括成长的经历、曾经失败的恋情、目前家庭的苦恼等,看着这张熟悉的面庞,阿强觉得对面坐着的这个女生也不像坏人,也许她是被人指使做传销的吧?

吃完饭,喝完咖啡,出来时已是晚上10点,车站已经关门了。回到住处,阿强发了一条短信给广州的好友,让他帮忙查查北海这边的传销到底是怎么回事。朋友上网查得很详细,说这肯定是资本运作,而且鼓动性很强,很多硕士、博士都被洗脑了,让他明天一早赶快回来。

了解到这里的传销不会限制人身自由,阿强悬着的心放松了很多。他觉得那些人之所以被洗脑,可能是因为不够聪明。既然跟着陆梅来了,不如冒险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回事,搞清楚这个看上去不错的女孩为什么要做这个行业,说不定还能把她挽救回来。

听了传销业务员的几次讲解,阿强觉得陆梅参与的是一种升级版的传销,传销人员不仅懂得利用国家政策包装他们所谓的项目,还能打通书店,公开出售资本运作的书籍和光盘。其中的内容包括如何做好行业销售的技巧,对国家政策的断章取义,虚假的权威媒体的报道,以及伪造的中央部委文件。涉及的概念包括支持北部湾开发、应对金融危机、搭建新的融资平台、投身资本运作成为中国的巴菲特、必将崛起的中国资本市场、如何正确对待宏观调控、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广西经济社会发展若干意见等,当这些概念放在一起的时候,确实有些真假莫辨。

但是,和网上看到的揭露出的传销现象相比,阿强发现这里的不少现象让他难以解释:网上说传销有很多都是打地铺、吃咸菜的老鼠会,但这边有的业务员拖家带口整个家庭都在这里,如果真的是传销,他们怎么可能把年迈的父母也拉进来呢?此外,业务员声称,他们使用的一种长号集团网,互相打电话不要钱,打外地电话比打市话还便宜,是政府为了支持资本运作项目专门开办的业务。“我以前听说广东办短号集团网很严格,不仅要实名制,还要经过层层审批,所以这个现象我当时也解释不了。”

几天下来,阿强在北海街头没看到打击传销的横幅、标语,也没听说有哪个官员因打击传销不力被撤掉的。他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,国家在暗中支持“资本运作”这个新生事物呢?

不知不觉中,原本想解救陆梅的阿强,一步步陷入了传销人员以讹传讹的谎言之中。

情感在阿强被洗脑的过程中扮演了很重要的因素,在行业里考察了五六天后,他觉得即使这个项目真的如他们所说能赚到钱,他也不希望用这种方式来成就个人的成功。但是陆梅的话,让他又有些犹豫了。她说自己从小失去了父亲,做这个项目是为了让妈妈更快地过上更好的生活。而她带阿强过来的目的,也是看看两个人能不能发展感情,能不能找到另一半来一起做这个事情。

“当时我确实是对她有感情,就觉得人一辈子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冒险拼搏一番也是值得的。”阿强记得他走的时候,陆梅问他有什么计划,他说正准备回家筹钱。连行李也没有拿,阿强就返回了广州,一路上各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,突然有个想法从他心里蹦出来:“以我的人脉、能力,找3个人应该也很简单吧。”

那段时间,阿强跟几个同学的创业项目进行得很艰辛,起步阶段他几乎要包办所有的事情,做得很辛苦,他特别期盼能找到一个精神上的伴侣共同开拓事业,陆梅在这个时候出现,难道是命运的安排吗?在陆梅的鼓励和催促下,阿强以创业为由,向亲友东拼西凑借了约7万元现金,到银行开卡加入了传销的行列。

按照传销业务员的说法,参与这种投资21份69800元的资本运作项目,最多一年半就可以上平台出局了。阿强天真地期盼着,到时候除了财富回报,还能跟心爱的陆梅共结连理,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。

去年7月底,处理完学校毕业答辩的事,把跟同学的创业项目收尾了,阿强就来到北海专心做传销的事。刚开始的那段时间,他想到充满希望的未来,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进入行业后,阿强首先要面对学习复制的工作,即100%按照行业内成功人士的经验去学习行业的理念、原则和操作技巧。每天,从早上7点开始到晚上6点30分,日程安排得满满的,要上晨会、订工作、学习、走转(传销人员之间交流)等。虽然行业内的人都在做着一个莫须有的国家项目,可工作强度和纪律要求,一点不比在一家正规公司上班差。

阿强所在的体系内有一名从法国留学回来的研究生,阿强曾经问他,家里又不缺钱,为什么愿意留在这做这个。留学生回答说,在行业里他可以认识更多的成功人士,为将来创业积累人脉;另外,还能锻炼自己的能力和意志,以前他很少跟外人打交道,也不爱做家务,但现在他不仅口才和胆量大大提高了,还懂得了如何待人接物。

“这个行业中确实有很多东西给人感觉挺震撼的,这么一大帮人在一起,精神面貌都很好。以前在公司里,同事免不了勾心斗角,但这里每个人对人都很友善,因为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,没有利益冲突。”阿强说,进入到这种氛围以后,他每天都想着怎么列名单,定工作,琢磨邀约的理由。半年时间,他就用“善意的谎言”邀约了10多名同学好友来北海发展。

拼命带人的那段时间,阿强基本上没有时间去思考。他就像一颗被铆在传销链条上的螺丝钉,每天按照行业“简单、听话、照做”的教条,拼命地学习复制工作、总结经验后就开始走转(传销人员之间认门交流),走转完了,就想回家去做铺垫。

不断带新人来北海听课的日子里,阿强在伞尖(传销体系中对高级头目的一种称呼)的安排下,接触到体系内不少形形色色的讲师。深入接触的过程中,他才知道,原来在洗脑跟进的过程中,之所以要安排新人去一些家庭,是因为年纪大的长者容易让人产生安全感和信任感。其实,在资本运作行业,孩子把父母带进来,或是父母拉儿女入局的现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一开始我对这个行业很有信心,觉得这个钱肯定能拿到,可3个月后,我开始有另外一种感觉,觉得行业中真正能帮我的人并不多。”按照之前的宣传,从实习业务员到老总,行业中每个级别的上下线都是层层制约、相互推进的关系。在这种模式的作用下,会达到一个“上拉下推、左扶右帮”的效果。时间长了,阿强渐渐发现一切并不像先前描述的那么美好,“行业十分现实,如果你没能力帮别人,别人就不会帮你,你没有发展了,也就不会有人理你”。

虽然邀约的人不少,但要成功地说服对方实际上是件特别困难的事。阿强叫到北海的10多个同学朋友,有发觉是传销找借口走的;有被说动了,但保密工作没做好,被家人劝回去的。最接近成功的一次是,有个学金融的研究生都已经被动员回家借钱了,谁知一打听他姐夫也曾经被人邀约到北海考察过,姐夫的现身说法最终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“进入行业后,我跟你只有推荐人和业务员之间的关系。”陆梅在阿强搬到北海几天后,一改往日恋爱时的温情,严肃地对他说,按照行业《生活经营管理二十条》,他们要时刻牢记来这里是干什么的!行业不允许谈情说爱,是因为大家在短时间内要取得巨大成功,时间是很宝贵的,谈情说爱既浪费时间,也浪费金钱,又直接影响人的情绪、影响工作,使大家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发展行业。

“我本来就是为了她才来的,她这么说太让我寒心了。”阿强告诉记者,陆梅为了安抚他,就承诺说,她只是现在不想谈感情,一心一意做好这个事情,等将来把行业做成功,上平台了再谈也不迟。

之前邀请阿强来北海考察时,陆梅请吃请喝表现得十分大方。但真正等到阿强加入进来,跟她同住一套出租屋后,陆梅开始严格地执行“AA”制了,大到房租、水电,小到一卷卫生纸、一包洗衣粉等生活必需品都要秉公平摊。

在陆梅的坚持下,她和阿强的恋爱关系,在这里被转换成严格的工作伙伴关系。每当阿强成功邀约到新人过来时,陆梅就会表现得对他特别关心,而某一段时间邀不到人时,陆梅则对他置之不理。

之后的一次经历让阿强感到彻底幻灭。一天,他在用陆梅的电脑上网时,无意中发现陆梅的QQ聊天记录显示,她正在用当年邀约他的方式,跟远在广州的另一个男生谈情说爱。“行业不是规定不能搞男女感情,怎么她又在利用人家的感情去发展下线?”阿强突然醒悟到,陆梅原来期许给他的美好未来,只不过是引他上钩的一个诱饵。所谓的资本运作阳光行业,其实里面充满了欺骗。

“好在我还没有把同学朋友发展进来,也好在我还年轻,现在回头还来得及。”经过近一个月反复的思想斗争,阿强决定放弃之前的投入,离开这个曾经让他为之疯狂的变相传销团队,回归正常人的生活。

离开北海后,阿强又接到过几次陆梅打来的电话,让他回广西继续“走行业”。被拒绝后,陆梅以前的温文尔雅没有了,说话也不再客气了,还警告他,如果不回去后果自负。并打击他说,遇到一点事情就退缩,这种男人还能干什么大事。

“她为什么这么着急让我回去,说白了不都是为了个人的一己私利吗。如果下线都不回去,就没有发展变成了死线。没有了发展,她的钱又从何而来呢,还不是在找人垫背吗?”阿强感叹地说。

在传销体系内部里,阿强也成了失去思考能力的“乌合之众”之一。从事行业半年多,他从没有怀疑过传销人员关于“长号集团网”、“银行”、“政府态度”、“行业书”等现象的歪曲说法。

退出体系后,阿强去北海市联通的营业厅一打听,营业员的说法让他大吃一惊。“好多人觉得集团网什么号段的好像很神秘,其实办集团网一点都不难,你需要的话现在缴费就可以办理开户。”

通过咨询银行的工作人员,阿强了解到,说银行在支持资本运作项目,给行业的人发工资也纯属无稽之谈。一般来说,私人之间的账户转账汇款,在没有公安机关介入的时候,银行是不会去管的。银行是金融机构,只管经营资金的正常流动,办案是公安部门的事。银行的规矩是,存款自愿,取款自由。

而那些形形色色的行业书更是随意编造、漏洞百出。在一本打着“政府解读”旗号的传销杂志中,直接将国发〔2010〕19号文件《国务院关于加强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改为《国务院关于加强商会商务运作融资平台公司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为传销的新变种——“商会商务运作”伪造政策依据。事实上这些文件只要咨询相关政府部门就可以很容易地甄别真伪,却没有多少传销人员会去质疑和核实。

“传销人员中流传着一种叫做‘逆向思维’的强大逻辑。”阿强说,比如公安、工商等部门打击传销吧,他说这是负面调控;不打吧,他说这是暗中支持,最后还会来一句“你不觉得一个事物的存在一定有它的理由吗?自己去悟吧!”

现在阿强曾经参与过的那个传销组织,依然在北海存活发展着。阿强的退出,丝毫没有影响到其他传销人员的热情和信心。阿强说,“因为这个行业有句话叫没有失败,只有放弃。这样一来即使有人被坑得很惨,上线也把自己的责任推干净了。这个吃人的行业就是靠编造出这种强盗逻辑来自圆其说、蛊惑人心的。”


标签: 他人故事


  • blogger



发表评论:


©拾趣笔记 鲁ICP备16008211号
本站属于公益网站,没有盈利内容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,由于出处作者信息无法准确查证
如有侵权请发邮件到QQ邮箱:540035126#qq.com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