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条条来去无牵挂

分类: 文摘 | 标签: 心灵探索 | 浏览 335

贾宝玉是真性情,鲁智深也是真性情;鲁智深一句唱词儿“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”,贾宝玉眼泪就下来了,顿时就有了感觉。可是你让贾宝玉抡个棍子去打,那无疑是找死。他们爱好不同,性情很不一样,但是呢,都是真性情,它就通了。

从叶到花,或从花到叶,于科研是一个过程,而于生命自身则永远只在此刻。花和叶都是一种记忆方式,果子同时也是叶子。生命是闪耀的此刻,不是过程,就像芳香不需要道路一样。

中国人只创造了两个理想,一个是山中的桃花源,一个是墙里的大观园。我的笑话不过是把大观园搬到了山里,忘了林黛玉的药锄是葬花用的。

我到了新西兰一个小岛上,把身体交给了劳动。四年之后,有一天,我忽然看见黑色的鸟停在月亮里,树上的花早就开了,红花已经落了满地。这时候我才感到我从文化中间、文字中间走了出来。万物清清楚楚地呈现在你的心里,一阵风吹过,鸟就开始叫了,树就开始响了。

这个时候我明白了一个道理:只有在你生命美丽的时候,世界才是美丽的。

  • blogger


更多心灵探索:



©拾趣笔记 鲁ICP备16008211号
本站属于公益网站,没有盈利内容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收集,由于出处作者信息无法准确查证
如有侵权请发邮件到QQ邮箱:540035126#qq.com处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