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性的觉醒

埃克哈特.托利 28 人浏览 收藏 0
灵性的觉醒

问:我想要做一些生活上的改变,但是我不知道到底要什么。我要发展,我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,而且,是的,我要金钱的富足和它所带来的自由。我想做一些重要的事,一些可以为这个世界带来改变的事。但是如果你问我究竟要什么,我只能说我不知道。你能帮我找出生命的目的吗?

托利老师: 你的目的就是坐在这里跟我说话,因为这就是你目前所在之处,而且就是你正在做的事。直到你起身去做别的事为止。然后,那件事又会变成你的目的。

问:所以,我的目的就是在接下来的三十年中,坐在办公室里,直到我退休或是被解雇?

托利老师:你现在不是在你的办公室里,所以那就不是你的目的。当你真的坐在你的办公室里做事,那么,那些事就是你的目的。不是接下来的三十年,而是现在。

问:我想我们可能有些误解吧。对你来说,所谓"目的",就是你现在正在做的事,对我而言,目的指的是在生命中的总体目标,一个远大而且重要的目标,可以让我做的事变得有意义,一个可以带来一些改变的目的。坐在办公室里翻动文件不是我所谓的目标,这一点我很清楚。

托利老师:如果你没有觉察到你的本体,那么,你就只能在作为(doing)和未来的向度中寻求意义,也就是说:在时间的向度中寻找。无论你找到的是何种意义和满足,最终都会瓦解或是变成一种谎言,同时一定会被时间摧毁。在那个层次所找到的任何意义,都只是相对地、暂时地真实。

比方说,如果养育孩子给你的生命带来意义,那么当他们不需要你,甚至不听你话的时候,你的意义会怎样呢?如果帮助他人给你生命带来意义,你就得期望别人要始终比你差,如此,生命才会持续有意义,同时才会对自己感到满意。如果出类拔萃的欲望,或是在某种活动上的成功会为你带来意义,那么,如果你无法获胜,或是你致胜的运气有一天到了尽头(总是会的),那又如何?到时候,你就必须仰仗你的想象力或是记忆来寻找意义,而想象力和记忆都是无法为生命带来满足的。无论是在哪一个领域,所谓"做到了",都是相较其他成千上万的人都"做不到"才会显得有意义。所以你需要别人失败,你的生命才会有意义。

我并不是说帮助他人和照顾小孩,或是在各个领域中追求卓越,都是不值得去做的事情。对很多人来说,这些都是他们外在目的很重要的一部分。但是,如果纯粹只有外在目的,那它始终是相对的,不稳定的,而且是无常的。这并不是说你不应该参与这些活动,而是说,你应该让这些活动与你内在的、主要的目的有所联结,如此一来,更深层的意义才会流入你所做的事情当中。

如果你的生活无法与主要目的一致,那么,无论你追求的目的是什么,即使是在地球上创造天堂,都会是出于小我,或是被时间所摧毁。这种情况迟早会导致某种痛苦。如果你忽视了内在目的,无论你做什么事情,即使看起来是有关灵性方面的事,小我都会乘虚而入干涉你做事的方式,所以最终,你做事的方式会破坏你的目的。常言道:"地狱之路是好的意图铺起来的。"就是指出了这个真理。换言之,你的目标或行动不是主要目的,重要的是:它们是出于何种意识状态?完成你的主要目的,就是为一个新的实相,一个新世界奠基。一旦基础奠定了以后,你的外在目的就会满载灵性力量,因为你的目标和意图都会与宇宙进化的脉动一致。

你的主要目的之核心--思考和觉知的分离,是经由时间的消失而发生的。当然,这里指的不是时间的实用性质,例如和他人约定时间或是安排一个旅程。这里指的不是钟表时间,而是心理上的时间。所谓心理上的时间就是我们心智最根深蒂固的一个习惯:在无法寻求圆满的未来之中,追寻生命的圆满,同时忽略唯一可以进入圆满的那个点:当下时刻。

当你把所做之事或是所在之处视为人生的主要目的的时候,时间就消失了。这会赋予你极大的力量。在做事的时候让时间消失,也会联结内在目的和外在目的,并联结你的本体和你的作为(doing)。当你让时间消失时,同时也让小我消失了。无论你做什么,都会做得非常好,因为"做"本身已经成为你注意的焦点了。你所做的事就会成为意识进入这个世界的管道。这意味着你所做的事情就会有一定的品质在其中,即使是最简单的一些行为,像翻电话号码簿或是穿过这个房间。翻页的主要目的就是去翻页,第二目的是去寻找电话号码。穿过房间的主要目的就是穿过房间,第二目的是去房间的另一边拿一本书。当你拿起那本书的那一刻,拿书又成为你的主要目的了。

也许你记得我们稍早谈到的时间的矛盾:你所做的事虽然需要时间,但是它总是发生在当下。你的内在目的就是让时间消失,而你的外在目的一定会牵扯到未来,所以没有时间就无法存在。但是它始终都是次要的。每当你感到焦虑或是压力时,外在目的就已经接管了,你也因而忽略了你的内在目的。同时,你忘记了你的意识状态才是最重要的,而其他的都在其次。

问: 像这样的生活难道不会阻止我去成就某些大事吗?我害怕此生将永远纠缠在琐碎的小事上,就是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。我担心我永远无法从平庸中超脱,永远不敢去成就伟大的事业,不能发挥我的潜能。

托利老师:伟大的事情其实是从那些受尊重和被关注的小事中产生的。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由小事组成的。伟大是一个抽象的心理概念,也是小我最喜欢的幻想。矛盾就在于:丰功伟业的基础就是尊重每个当下的小事,而不是一心追求崇高伟大。当下时刻的事始终都是小事,因为它们都是很简单的,但是在其中却蕴涵了最大的力量。就像原子,它是最小的东西,但是却拥有极大的力量。只有当你和当下时刻一致的时候,才能够得到那股力量。这么说也许更真切:就是在那种情况下,那股力量才能接触到你,并经由你而来到这个世界。当耶稣说:"不是我,乃是住在我里面的天父做的"时候,指的就是这股力量。他还说:"从我自己不能成就什么。"焦虑、压力和负面心态会让你远离这个力量。然后,你和主宰宇宙的力量是分裂的这个错觉又会回来。你感觉自己又是孤单一人,永远都在为一些事情挣扎,或试图要成就某些事情。但是为什么焦虑、压力和负面心态会发生呢?因为你转离了当下时刻。为什么你会这样做呢?因为你以为别的东西更重要。你忘了你的主要目的。一个小小的错误,一个错误的认知,创造了一个受苦的世界。

经由当下时刻,你能汲取生命本身的力量,传统上那个力量就叫做"神"。只要你转离了它,神在你的生命中就不是一个实相了,然后你所剩下的就是"神"的一种心理概念,有些人相信这个概念,有些人不信。即使你说相信神,这种相信也只不过是一个差劲的替代品,替代了神在你生命中每一刻显化出来的活生生的实相。

问:  与当下时刻完全和谐一致是否意味着所有活动的停止?任何目标的存在是否意味着,与当下时刻的和谐状态将会暂时瓦解,而当目标达成后,再与当下时刻在一个更高或更复杂的层次重新达成和谐?
我可以想象一株从土壤中钻出来的小树苗,是无法和当下时刻完全和谐一致的,因为它有一个目标:它要长成一棵大树。也许一旦它成熟之后,就会与当下时刻达到和谐的状态。

托利老师:小树苗什么都不需要,因为它是和整体(totality)合一的,而这个整体经由它而行动。"看看野地里的百合花是如何生长的,"耶稣说,"它们既不劳苦,也不纺线,但即使所罗门王极其荣华的时候,他身上所穿戴的,都还不如它们呢。"我们可以说:那个整体,也就是至一生命(Life),要那个小树苗成为一棵树,但是这个小树苗并不视它自己与至一生命是分离的,因此它自己什么都不需要。它与至一生命所要的是一样的,这就是它既不担忧也不焦虑的原因。而如果它早夭了,它会安详地死亡。它臣服于死亡,就像它臣服于生命一样。它可以感受到(即使有些不明就理)它是深植于本体之中,也就是那个无形的、永恒的至一生命之中。

就像中国古代道家的圣人一样,耶稣喜欢吸引我们去注意大自然,因为在大自然中,他看到一股人类已经失去联系的力量在运作,那就是宇宙的创造力。耶稣接着说,连简单的花朵,神都将它们装扮得如此美丽,那么神为你的装扮,将不止于此。也就是说,既然大自然是宇宙进化脉动的美丽彰显,当人类能够与蕴涵其中的智性一致时,就会在一个更高、更奇妙的层次把同样的脉动彰显出来。

所以,经由诚实地面对内在目的,诚实地面对生活。当你能够临在,并完全投入所做的事情当中时,你的行动就会满载灵性的力量。刚开始,在你做的事情中,可能不会产生明显的改变--只有做事的方法可能会改变。你的主要目的就是在当下时刻,让意识流进所做的事情之中。次要目的,就是你打算经由所做之事而达成的目标。在过去,"目的"这个观念始终与未来有关,而现在,更深一层的目的只能经由拒绝时间,而在当下求得。

不论你在工作场所或是任何其他场合与人相见时,请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。如此一来,你在那里就不仅仅是一个人而已,而是觉知的场域(field),一个警醒而临在的场域。一开始和某人互动的初衷,例如买卖东西、交换资讯等等,现在都变成次要的了。此时,在你们彼此之间形成的觉知场域,就成为来往互动的主要目的了。觉知空间比你们谈论的内容更重要,也比实体或思想的对象来得重要:人的存在变得比世上所有事物都重要。这并不表示你忽略在现实层面上应该做的事情,事实上,当本体的向度被体认到,而且成为最主要的目的之后,你不但比较容易施展你的作为,同时也会更有力量。这种在人们之间所升起的联合(unifying)觉知场域,就是新世界里人际关系当中最重要的因素。

问:成功的概念只是小我的幻相吗?除了这些,我们还能用什么来评估真正的成功呢?

托利老师:这个世界会告诉你,所谓成功就是成就你原来打算做的事。这个世界告诉你,成功就是获胜,同时,赢得世人认同和繁荣富足是成功的主要成分。以上所提到的,或是其中的一部分,都只是成功的副产品,不能算是成功。传统的成功概念指的是你所做之事的结果。有人说,成功是综合了辛勤工作和运气,决心和才能,或是天时地利结合的成果。以上这些或许是成功的关键,但不是成功的精义。这个世界没告诉你的是(因为它不知道):你不可能"成为"成功的,你只能"是"成功的。如果这个疯狂的世界告诉你,成功并非成功的当下时刻,而是另指他物时,可别听信它了。那么,成功的当下时刻又是什么呢?它指的是:你的所作所为,即使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,都要有一种品质感。品质意味着关切和关注,它们都是伴随觉知而来的。品质需要你的临在。

比如说你是个商人,经过两年的艰苦奋斗之后,终于排除万难,推出一套热卖又大赚的产品或服务。这样算成功吗?以传统的观点来说,是的。但事实上,你花了两年时间,以负面的能量污染你的身体和地球,让自己和周遭的人都同受其害,同时也影响了很多素昧平生的人。这些行为背后的无意识假设是:成功是个未来的事件,而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手段的充分理由。但是,结果和手段是一致的,如果手段不能替人类的幸福快乐做出贡献,那么结果也不会。这个结果(其实和导致结果的行为是无法分开的)已经被这些行为所污染了,同时会创造更多的不快乐。这是一个有业力的行为:在无意识中永远存在的不快乐。

如你所知,次要或是外在的目的存在于时间的向度之中,而主要目的是与当下密不可分的,因此需要让时间消失。若要将两者协调一致,就必须了解到:整个人生的旅程,最终都是由当下这一步所组成的。始终就是只有这一步,所以应该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注其上。这并不是说,你毋须知道你的方向,而是说,当下这一步才是首要的,而终点是次要的。到达终点以后所遇到的事情,取决于当下每一步的品质。换一种方式来说就是:未来为你所准备的东西,取决于你当下的意识状态。当你的作为中,充满了本体的无时间性的品质,那就是成功。如果本体不能流进你的作为之中,如果你无法临在,你会在所做的事情当中,在思想当中,在你对外在发生之事的反应当中,迷失你自己。

问:你所谓的"迷失你自己"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托利老师:你真实身份的本质就是意识。当意识(你)完全认同于思考,以至于忘记自身本质的时候,意识就在思想迷失了自己。当意识与心理-情绪(mental-emotional)的组成因子(如欲求和恐惧--小我的主要驱动力)认同的时候,它就在这些成因中迷失了自己。当意识与人们对于事件所产生的行动和反应认同的时候,它也会迷失自己。那时候,每个思想,每个欲望或恐惧,每个行动或反应,就会与一个错误的自我感融合,而错误的自我感无法感受本体的单纯喜悦,所以会寻求欢娱,有时甚至会寻求痛苦,以取代本体的喜悦。这就是遗忘了本体之后的生活状态。在那种遗忘自身本质的状态下,每个成功都不过是过眼错觉。无论成就了什么,很快地,你就会再度失去快乐,或是新的问题和困境又会完全地吸引你的注意力。

问:我该如何以了解内在目的为出发点,而找到我在外在层次中所应该做的事情呢?


托利老师:外在目的因人而有极大的差异,而且不会永远持续。外在目的受制于时间,然后会被别的目的取代。而且,认真地投入内在目的(就是觉醒)之后,外在生活环境因而随之改变的程度,也是各有不同。对某些人来说,他们会突然地或是逐渐地与过去的事物分离,例如工作、生活情境、人际关系等,每件事都会发生深远的改变。有些改变可能是他们自己主导的,不是经由痛苦的决策过程,而是经由突然的领悟或认知: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。可以这么说:这个决定来的时候是已然生成的了,它来自于觉知,不是思考。有一天早上醒来,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有些人会自然而然地决定离开一个病态的工作环境或是生活情境。所以,在找出外在层面中什么是适合你的、什么是行得通的、什么是与觉醒意识相容的之前,或许你应该先找出哪些是不合适的、哪些已经行不通了,还有哪些已经与你的内在目的无法相容了。


一些外在的其他改变也可能突如其来地发生在你的身上。某个巧遇可能为你的生活带来新的契机和发展,某个由来已久的障碍或是冲突瓦解了。你的朋友可能陪伴着你一起走过这样的内在转化,或是逐渐远离你的生活。有些人际关系烟消云散,有些则更加深厚。你也许会被公司解聘,或是成为工作地点正面转变的原动力。你的爱人也许会离开你,或是你们会提升到一个新的亲密层次。有些改变表面上看似负面,但是你很快就会发现,其实你的生命正在腾出一些空间,让好新的事物出现。 

也许你会经过一段不安全感和不确定的时期。你会自问:我该怎么办?既然小我已经不再操控你的生活,你对外在安全感的心理需求也会减低,因为那种安全感本来就是虚幻不实的。你能够与不确定性共处,甚至乐在其中。当你可以和不确定性安然共处时,无限的可能性就在生命中展开了。它意味着:恐惧已不再是决定你该做什么事的重要因素,它也不会再阻碍你采取行动以寻求改变。罗马哲学家塔西佗(Tacitus)的观察十分正确,他说:"寻求安逸的欲望阻碍了每颗伟大而高贵的进取心。"如果你无法接受不确定性,它就会转化成恐惧。如果你能完全接受,它会转变成更多的活力、警觉心和创造力。

很多年前,由于内在强烈的驱策,我放弃了世俗认为"有前途"的学术生涯,一脚踏入了完全不确定的生活。数年之后,我又从这种不确定的生活中,摇身一变成为心灵导师。又过了一段时间,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。那股驱策力再度来临,促使我放弃了英国的家,搬到北美的西岸。虽然当时我完全不知道理由,我还是顺从了那股驱策力。在我进入不确定生活中之后,《当下的力量》这本书问世了,大部分的内容是在加州和英属哥伦比亚完成的,而我在这两个地方都没有自己的家。我几乎没有任何收入,只靠积蓄维生,很快就坐吃山空了。但事实上,每件事都完美地各就其位。我在拙作快完成的时候,花光了所有的钱。我买了一张乐透彩券,中了1000美元,又让我维持了一个月。

然而,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必须经历外在环境的剧烈变化。在极端的另一头,有些人停在原地不动,继续做他们一直在做的事。对这些人来说,只有做事情的方式(how)改变,而不是所做的事情(what)改变。这不是因为恐惧或是惰性而造成的,而是他们所做的事情,本身就是一个让意识进入这个世界的完美载体,不需要别的了。这些人同样也为新世界的萌生做出了贡献。

问:每个人不都该是这样的吗?如果成就内在目的就是与当下时刻合一,那怎么会有人觉得必须从目前的工作或是生活的情境中离开呢?

托利老师:与当下如是(what is)合一,并不表示永远不再改变,或是无法采取行动,而是采取行动的动机,是源自于一个更深的层次,不是源自于小我的贪求或恐惧。内在与当下时刻一致会开启你的意识,并且让意识与整体(the whole)一致,在这个过程中,当下时刻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而整体,也就是生命的完整性,就会经由你而展现。

问:你所谓的整体是什么呢?

托利老师:一方面,整体包括了所有存在的事物,它就是这个世界或宇宙。但是所有存在的事物,从微生物到人类,乃至银河系,并不是全然分离的事物或实体,而是一个互联的、多向度网路的一部分。

有两个原因让我们看不见这个一体性,而且视所有事物为分离的。其一就是感知(perception),我们的感知把实相缩小为我们的感官所能接收到的事物:也就是我们看得到、听得到、闻得到、尝得到和触摸得到的事物。但是当我们只是去感知,而不去诠释或贴上心理标签,也就是说,如果我们不在感知中加上思想的话,其实还是可以在这种万物都看似分离的感知之下,感受到更深一层的联系的。

另一个造成分离幻相的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强迫性思考。当我们困在不停歇的强迫性思想续流之中时,宇宙就因我们而崩解了,而我们也丧失了得以感受万事万物相连的能力。思想把现实切割成无生命的碎片,而正是这种对现实的分裂观点,导致了极端无知和毁灭性行为的发生。

然而,对于整体来说,还有一个层次比万事万物都是互联的这个层次更深。在那个更深的层次中,所有的事物都是合一的。它就是源头(source),未显化的至一生命。这个永恒的智性,显化出在时间中逐渐展开的宇宙。

所谓的整体,是由存在和本体,也就是显化的和未显化的、这个世界和神所组成的。因此,当你和整体一致之后,就成为整体与其目的互相联结当中,有意识的一部分:也就是意识进入世界的显现。结果,很多及时的帮助会自动出现,机缘巧遇、各种巧合以及许多同步性的事件(synchornicity)接踵而至。

卡尔·荣格(Carl Jung)称同步性事件为"无因果关联的法则"。意思就是:发生在我们生活实相表层的种种同步性事件之间,没有什么因果关系。有一种智性在我们这个世界的表相之下运作。同步性事件就是这个智性的外在显化,也是我们心智无法理解的一个更深层的联系。但是我们可以有意识地参与那个智性的展现,那个智性就是绽放中的意识。

大自然与整体是处于一种无意识的合一状态,举例来说,这就是为什么在2004年的大海啸灾难中,几乎没有任何野生动物伤亡。它们与整体联系的程度比人类高,所以在人们看到或听到海啸之前就有所感应,因此,有充分的时间撤退到高地。这种观点也许也是从人类的角度来看的,因为动物们很可能就是自然而然地转移到高地,不为什么。为了某种理由而做事,是心智与现实切断联系的方式;而自然界却是无意识地与整体合一的。人类最终的目的和命运就是:借由生活在与整体有意识的合一之中,与宇宙智性有意识地协调一致,将新的向度带进这个世界。

问:整体能够利用人类的心智来创造事物,或是促成与其目的一致的情况吗?

托利老师:是的。只要有灵感(inspiration)--原意是在灵性之中(in-spirit)以及热诚(enthusiasm)--原意是在神之中,就会得到以凡人的微薄之力无法获致的创造力。


注:本文转载自埃克哈特.托利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行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上一篇:在8:15起床

热门文章

最新文章



返回顶部